【讀經】:詩二十五15。

  大衛說:「我的眼目時常仰望耶和華,因為祂必將我的腳從網堜唹X來。」(詩二十五15)多年來主已經把這一節聖經種在我媄銦C你有眼目沒有?有沒有?有。那麼有眼目今天要作甚麼?「我的眼目時常仰望耶和華。」你常是叫孩子看看耶穌,但耶穌卻對你說:「你來看看我。」

    你要怎麼走

  我的眼目若時常仰望耶和華,底下就出來神蹟了。在這婼虳n妹回答我一個問題:今天晚上,若是這個地方是一個網羅,外院也有個網羅,那麼散會的時候你要怎麼走呢?你先說你要怎麼走呢? 「繞著旁邊走。」「不!滿地都是網羅,沒有辦法繞。」「你怎麼走?」

  「把網羅挪開。」「那麼大的網羅,你那能挪得開,你不能挪開。」「你怎麼走呢?這個小妹妹?」

  「不會走。」「哎唷!怎麼不會走?妳還有腿呢?」「你怎麼走?」  「閉著眼睛走。」「她閉著眼睛走,你怎麼走?」   「我不走。」「妳不走,今晚就不能回家了。」

  「妳怎麼走?」

  「想一想。」我們彼此交通交通,到底怎麼走?眼是往上看或是往下看呢?按著我們普通的心理都是往下看,因為實在要極其小心謹慎這些「圈圈」,這些「口口」對麼?

  但是大衛這個人他認識神。大衛自從他蒙恩以後滿了網羅。他學了一個功課:「我的眼目時常仰望耶和華。」是抬起頭來往上看,叫做仰望。剛才那個姊妹說,閉著眼走。意思就是不往上看也不往下看。但聖經的話乃是說:「我的眼目時常仰望耶和華。」就在遍地滿了網羅的時候,我的眼目要時常仰望耶和華。這一位姊妹說要把網羅挪開,她的本事真大啊!這就是我們在地上花盡了我們所有的力氣的原因。網羅是挪不開,拿不完的,這些教書的姊妹,以前我也教書,你盼望這些難辦的學生快畢業就好了,可是,你得知道她們走了以後還會來一些難辦的,對不對?是不是?

  你說這個學生難辦,她不來倒好,這是人的辦法。但神的辦法是甚麼呢?是仰望耶和華。當你碰見這些難辦的學生時,你要仰望耶和華,祂會把你的腳從網羅堜唹X來。這不是一個勸導,這乃是事實。教會中的難處,家庭中的難處,個人的難處,這一切都是網羅。當一切難處(網羅)包圍著你的時候,你的眼目時常仰望耶和華,你因耶和華大大歡喜,你的心靠神快樂,你的腳拉出來了沒有?神不是叫我們的腳不落在網羅堙A神乃是把我們的腳從網羅堜唹X來。不但有拯救衣,還有拯救的腳,一步一步的拉出來了。

    詩篇的背景

  姊妹,我們讀神的話,交通神的話沒有能力,就是在生活中沒有真正被神帶過來,不是沒有網羅,有網羅而且腳已經踹在其上了,是祂把我們的腳拉出來。所以大衛作詩說:「我愛耶和華,祂是我的避難所,祂是我的力量,祂是我的拯救,祂是我的磐石......。」他說這些話的時候都有他的背景。當時的情景尚在他的記憶中,那個味道仍留在他心靈堙C他每逢寫一篇詩篇時,一幕一幕的往事,也就是他如何蒙耶和華眷顧的甜美故事就自然而然地重現於腦際,來到他心靈之領域內,於是一篇一篇的詩就出自這一個滿了感讚的心坎,終於彙集成為不知道叫多少人得到幫助、安慰、鼓舞......的詩篇,讚美主。

  這一次我的腳有點腫,心奡N想要是有點藥抹一抹......接著心奡N說,又去求藥了。你看,你看,我們的眼睛真是不容易時常仰望耶和華,這個難道耶和華不能作麼?心堹u想和姊妹交通交通用一點藥吧,但堶掩﹞ㄐA不,不!也真是到了一個時候就好了,那麼過來了沒有?也過來了,讚美主!

  有的人說:「我那個家庭真是待不下去,我得離開。」說實話你離開了,網羅還是跟上你。你無論走到那裡,那些網羅都跟到那堙A我不會說,真是寶貝。也許你要說:「某姊妹,你不知道我這些事。」「是,我不知道你的事,但你也不知道我那些事,反正都在神的愛堙C」也有人對我說:「你才享福呢,你真清閒啊!」但我要告訴你:「我這個享福,我這個清閒若在你身上,你可擔當不了哪!」你信不信?在地上,你有你的網羅,我有我的網羅。

  「我因耶和華大大歡喜,我的心靠神快樂。」有的時候我說這個痛苦誰知道?人雖然不知道但神卻是知道的。就在這個痛苦的時候,聖靈叫你認識主。在唐譯之《賓路易師母傳》中,我讀到了一件事情:賓路易師母不是傳揚十字架的信麼?她說:「我剛看見十字架的時候,我傳講,但後來我就覺得我傳的不夠,於是我就禱告說:『主啊!這個十字架你得叫我媄靺敢o。』後來聖靈就常叫我經歷主那個痛苦。」你不是要認識主麼?我親愛的姊妹,妳要不要認識主,妳要不要?要不要?她不是口頭的認識,她乃是靈堛獄{識,那是個不得了的痛苦-陰間的痛苦抓住了她,黑暗的權勢壓在她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