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經文】:「所以,你們或喫或喝,無論作什麼,都要為榮耀神而行。不拘是猶太人,是希利尼人,是神的教會,你們都不要使他跌倒,就好像我凡事都叫眾人喜歡,不求自已的益處,只求眾人的益處,叫他們得救。」(林前十31~33

 

二十多年前坊間出版了一本名為處世哲學的譯本,銷流頗廣,不少讀者甚至以該書為處世的南針。不錯,所謂處世哲學這一類的書,雖然能供給人相當豐富的處世常識,可是,這些書的宗旨,不外教人怎樣在與人相處或處理事務中使自己獲益,以達到名成利就之境。這是世人的處世哲學。目的是利己。然而,基督徒的處世之道卻與此背道而馳。基督徒處世的目標在乎榮神益人。他們待人接物的態度,既不阿諛奉承,也不投機取巧,一切都是本乎基督的愛,以基督之愛為處世的基石。

要懂得處世之道,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但聖經是知識的寶庫,我們若從聖經中仔細鑽研,就會知道應該怎樣處世,才能達到榮神益人的目的。現擷取聖經真理,從自處、處事、待人三方面,來探討基督徒的處世之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基督徒在世不一定是一帆風順的,有時可能過著顛沛困苦的生活,有時可能過著安舒逸樂的生活,有時要處常,有時要處變。他應該怎樣自處呢?請看看保羅的經歷吧。他曾自述:「我知道怎樣處卑賤,也知道怎樣處豐富。或飽足,或飢餓,或有餘,或缺乏,隨事隨在,我都得了秘訣。」(腓四12)保羅的秘訣是什麼?請看上一節經文:「我無論在什麼景況都可以知足,這是我已經學會了。」(腓四11)

人為什麼患得患失,那就是為了不知足的緣故,正所謂慾壑難填,所以貪得無饜,賺到一百望一千,賺得一千望一萬。既得飽暖求小康,得到小康求鉅富,於是天天營營役役,拚命追求財利。如蠅之逐臭,如蟻之赴羶。主耶穌所講的無知財主,就是這一類不知足的人。他們為了不知足,所以既不為靈魂打算,也沒有片刻的安寧。這是何等的無知,何等的愚昧阿!先哲說:「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。」俗語有謂:「知足者貧亦樂,不知足者富亦憂。」保羅勉勵提摩太說:「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;因為我們沒有帶什麼到世上來,也不能帶甚麼去。只要有衣有食,就當知足。但那些想要發財的人,就陷在迷惑、落在網羅和許多無知有害的私慾堙A叫人沉在敗壞和滅亡中。貪財是萬惡之根。有人貪戀錢財, 就被引誘離了真道,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。」(提前六6~10)使徒保羅這一番話,和我國古聖先賢關於樂天知足的寶訓,堪作每一個熱中財利之人的座右銘。

保羅自處之道除了知足之外,還有另一個秘訣,那就是靠主。他並說:「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,凡事都能作。(腓四13)那加給保羅力量的是誰?就是主耶穌基督。保羅說這話,絕不是無的放矢,乃是他的經驗談。在他信主以後所過的不平凡的生活中,他實實在在地體驗到靠主克服了許多困難,靠主渡過了許多艱險,靠主得到了真正的平安,靠主嘗到了大大的喜樂。保羅因為得到了主耶穌基督做他的靠山,所以他的處境無論卑賤、豐富,無論飽足、饑餓,無論有餘、缺乏,他不但處之泰然,安之若素,且能甘之若飴。我們若能應用保羅自處的秘訣,知足和靠主,那麼,我們也可以像保羅一般,無論處什麼景況,也將得大大的喜樂和出人意料的平安。惟願我們每思想到自處的問題之時,多溫習這兩節經文:「你們存心不可貪愛錢財,要以自己所有的為足,因為主曾說:「我總不撇下你,也不丟棄你。」所以我們可以放膽說:「主是幫助我的,我必不懼怕,人能把我怎麼樣呢?」(來十三56)

 

處  事

自處是指對付個人的生活而言,處事是指處理公眾的事務而言。人生在世,不但要懂得怎樣自處,更要懂得怎樣處事。處事也有甚麼秘訣嗎?有的,那就是公平。我們處事的最高原則就是效法神。神是完全公平的,摩西默察神的作為之後,他作歌稱頌神說:「我要宣告耶和華的名;你們要將大德歸與我們的神。祂是磐石,祂的作為完全。祂所行的無不公平,是誠實無偽的神,又公義,又正直。這乖僻彎曲的世代向祂行事邪僻;有這弊病就不是祂的兒女。」(申卅二3~5)

   公平的意義:照字義解釋公是無私,平是不偏。所謂私就是處處從自身利益做出發點;所謂偏就是帶著牢不可破的成見來看問題。這是處事的大敵,也是失敗與禍亂的根源。大衛原是掃羅王得力的助手,他曾擊殺了非利士人的名將歌利亞,為掃羅立下許多戰功,照理掃羅應該恩待他,尊重他。然而,掃羅卻為了自私的緣故,深恐大衛的聲名蓋過了他,深恐大衛承繼了他的王位,因此嫉視大衛,千方百計地要殺害大衛。這就是不公,結果導致了王國傾覆,身敗名裂。主在世時廣行神蹟異能,宣傳神國的福音。法利賽人雖然明知耶穌的權能是出於神,可是卻由於他們那牢不可破的成見,偏說耶穌是靠著鬼王別西卜行神蹟異能。這就是偏執,結果為了干犯聖靈而永遠沉淪地獄。(參太十二22~32)這真值得我們警惕。

    今日世界之所以烽煙不息,民不聊生。也就是為了不公不平所致。為了不公不平,所以人人都為了自身的利益而不惜損害別人的利益,於是社會上發生了爾虞我詐巧取豪奪的醜惡現象,變亂便由是而生。由於不公不平,所以許多強國都為了擴張領土掠奪資源的緣故而向弱小國家開刀,於是國際間發生了強凌弱眾暴寡的醜惡現象,戰爭便由是而生。為了不公不平,所以許多先進的民族都存在著種族優越感。對落後的種族不但不肯扶助,還肆意踐踏欺壓,因而釀造了許多種族間的流血慘劇。所以個人在處事上要獲致成功,固應常持公平的態度;社會要獲致繁榮安定,世界要獲致永久和平,尤非樹立公平的治事原則不可。所以孔子在禮運大同篇中開宗明義地說:「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。」真的,惟有公平才能導致世界進於大同之境。惟願我們在處事的時候多仰望神,多思念神的話:「不可按外貌斷定是非,總要按公平斷定是非。」(約七24)

待  人

    在處世問題中,除了自處和處事之外,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,那就是待人。因我們不是像亞當夏娃般活在伊甸園堙A我們是活在生養眾多遍滿地面的世界中,所以每天都免不了要與人接觸,與人交往。我們應該怎樣與人和好地相處呢?孔子提示我們一個原則,就是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」耶穌基督提示一個待人的金律,就是「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,你們也要怎樣待人。」(路六31)這兩種寶訓都是本乎愛以推己及人。但孔子只要求我們做到不損害別人,因為自身不願意受到任何人的損害。這是消極的。耶穌卻要求我們盡力助人,因為自身也需要別人的幫助。這是積極的。當然,能夠實行孔子的教訓,不做損人利己的勾當,不佔人家的便宜,好像歸主後的撒該般,把以往所得的不義之財之一半分給窮人,又決心不再訛詐人,若訛詐了誰,就還他四倍(路十九8~10),這已是難能可貴的了。但主耶穌更要求我們進一步的服務人群,甚至捨己以利人。祂教訓祂的門徒說:「你們中間誰願為大,就必作你們的用人……正如人子來,不是要受人的服事,乃是要服事人,並且要捨命,作多人的贖價。」(太二十26~28)主耶穌已經為我們樹立良好的楷模,祂為拯救世人的緣故,不惜犧牲在十字架上,身受無比的痛苦。我們這些為祂的寶血所買贖的人們,能不體念祂的大愛,遵行祂愛人如己並捨己為人的寶訓麼?

況且,我們凡事以愛待人,不但能討主耶穌的喜悅,在來世得著賞賜,(太十42)就是在今生,我們也可以得著許多好處,因為「愛人者人恆愛之,敬人者人恆敬之。」就算是鐵石心腸的人,我們若是真誠愛他,常常善待他,幫忙他,久而久之,他也會為你那真誠無偽的愛所感化而成為你的朋友的。

 

    從前有一個基督徒被一個土耳其兵殺死。他的女兒在一個傷兵醫院當護士。有一天,那位護士小姐發現一個性命垂危的傷兵,正是殺害她父親的仇人。不要說她存心向他報復,就是對他護理得怠慢一點,他也是活不成的。然而這位護士小姐是個很虔敬的基督徒,她為了基督的緣故饒恕了那人,盡心竭力地服事他,直至那傷兵痊愈為止。那人後來認得這位護士小姐的廬山面目,大受感動,便問她何故不乘機向他報復,倒要以德報怨。那護士小姐告訴他,是為了遵從基督教訓的緣故。那士兵受了基督之愛的感動,便流淚悔改,接受基督為救主,並把他的餘生獻給主。

 

  同樣,我們若能忘我地善待別人,也必然會為主發光領人歸向基督。請記著,我們愛人以恩慈待人,不可只為著自己的好處,乃要為了使別人蒙福,叫神的名得著榮耀。惟願我們在處世之時,無論自處,處事或待人,都能以榮神益人為標的。如保羅說:「無論作什麼,都要為榮耀神而行。……不求自己的益處,只求眾人的益處,叫他們得救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