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葡萄枝子

 

  主耶穌說:「我是葡萄樹,你們是枝子。」葡萄樹原指神的選民以色列人;「你從埃及挪出一棵葡萄樹,趕出外邦人,把這樹栽上。」(詩八十8)可惜以色列人背叛神,「變為外邦葡萄樹的壞枝子,」(耶二21)沒有結出果子叫「栽培的人」滿意,神只能把它暫擱一邊。神在基督裡另外召出一班子民,就是真的,屬靈的「以色列人,」要求他們結出果子來滿足祂。所以主說「我是真葡萄樹,」不是那棵有名無實的壞葡萄樹。

「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,祂就剪去。」這被剪去的枝子,並非指那些未重生的掛名的信徒,乃指屬主,在主裡面的信徒。可是因為他們不結果子,就被剪去,成為枯枝,丟在「外面」(參讀太廿五30)被「人」(參讀太十三39、41)拾起扔在火裡燒了。這也並不指得救的人,仍有可能落在地獄中永遠沉淪;「剪去」乃是指枝子從此失去交通和生命的供應,成為枯乾,在國度期間被天使帶去受應得的懲罰。

葡萄樹枝子正說明主與我們的關係是密切的,不能分開的,不能分開的。枝子沒有葡萄樹,立刻枯死;葡萄樹沒有枝子,也不成其為葡萄樹。葡萄樹和枝子也說明主是我們的生命供應者,我們每個基督徒,裡面的生命是同一個生命,沒有第二個生命。葡萄樹和枝子也說明我們和主以及我們彼此都在基督裡合而為一,打成一片。

戴德生弟兄,從前一直失敗,一直軟弱。他有一次寫信給他的姊妹說:「我的心思十分受磨難,覺得裡面缺乏更多的聖潔,生命,和能力。我想,我若住在基督裡,就甚麼都好了。」他大約有九個月之久禱告、掙扎、禁食、立志、讀經,用更多的工夫安靜默想,但都沒有果效。他巴不得永遠住在基督裡,但是好像人住了一下子,又出來了。他說:「有一天,我又在那裡禱告。我想,我如果住在基裡,得著祂的汁水滋養供給,就有能力勝過罪了。」後來他再去讀聖經:「我是葡萄樹,你們是枝子。」的時候,他就說:「我是全世界一個最傻的人,我一直禱告說:『我要作枝子,我要住在基督裡。』但是,主是說:『你己經是枝子,已經是在我的裡面了。』」我們不是勉強作枝子,不是勝罪了才作枝子,是因我們已經是枝子,已經在裡頭了。

本章的重點為「住在主裡,丟在外面。」你若是在我裡面,我就必是在你外面,決不能也在你裡面,因我們都受了軀殼的限制。可是主耶穌和我們生命中的交通,就不受這個限制了。可比一塊鐵,把它丟在火裡,起始我們還能看見那裡是鐵,那裡是火,以後那塊鐵被火燒到紅了,火進入鐵裡面,說它是火,它卻是鐵,它又變為火了,火與鐵已溶成一片了。但是我們若不住在主裡面,就像枝子丟在外面枯乾,人拾起來,扔在火裡燒了。枝子枯乾了,裡頭就沒有樹的汁漿,也沒有樹的生命成分。這乃是象徵那些和主斷了交通的基督徒,他們裡頭缺少基督作生命的運行,滋潤,和流通,因此就會被丟在火裡燒了。這是一個警告,我們若不操練住在主裡,乃是嚴重的事。

 

   一、葡萄樹與枝子

  「我是真葡萄樹,我父是栽培的人。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,祂就剪去。凡結果子的,祂就修理乾淨,使枝子結果子更多。現在你們因我講給你們的道,已經乾淨了。你們要常在我裡面,我也常在你們裡面,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樹上,自己就不能結果子。你們若不常在我裡面,也是這樣。… 你們若常在我裡面,我的話也常在你們裡面,凡你們所願意的,祈求就給你們成就。… 你們若遵守我的命令,就常在我的愛裡;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,常在祂的愛裡。這些事我已經對你們說了,是要叫我的喜樂,存在你們心裡,並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。」

舊約裡創世記第三章,果子二字最多。新約裡約翰福音第十五章,果子二字也最多。但這兩章有一個極大的分別,前者以喫果子為題材,而後者則以結果子為題材。前者說到夏娃聽從魔鬼的引誘,喫了神的禁果,又送給她丈夫喫。於是人便犯了罪,被神趕逐出了樂園。

而後者主耶穌勸告我們,要多結果子,學同真葡萄樹的枝子一樣,免得被神剪去。「栽培的人」所要求於葡萄樹的就是結出果子。結果子這一個短句子,在這一章裡面,發現七次之多。果子就是樹的生命的流露。當樹抽芽,長枝,長葉,開花,都表示它生命的流露,而結果子是它的生命最高的流露,也是最能使栽培的人得到滿足。結果子的條件有三,結果子的程度也有三:

(一)「屬我」就結果子。「屬我」是結果子的最低條件;所結的果子不一定多;也有「屬我」而不結果子者。

(二)「修理」就「結果子更多。」凡受父管教,剝奪,修理的兒女,結果子定規比沒有受對付以前「更多」。

(三)「常在我裡面,我也常在他裡面,」就多結果子。與主保持完全的交通的人就多結果子,多到一個地步,使父因此得榮耀。

主說:「你們若常在我裡面,我的話也常在你們裡面。凡你們所願意的,祈求就給你們成就。」「常在」譯為「住在」較近原文,因為「常」字好像住在主裡仍有間斷的時候,但主的意思是一直住在祂裡面。司可福弟兄論到「住在主裡,」必須將知道的罪完全認清,不留一罪在心中。凡不合主心意的事,全感覺到毫無興趣。在這裡主不是說:你們若住在我裡面,我也住在你們裡面,乃是說,我的話也住在你們裡面。主住在我們裡面,不是抽象的,空洞的,乃是非常的具體。祂在我們裡面一直對我們說話。主自己就是話,祂住在我們裡面,一有活動,就是話出來了。我們再照主的話去祈求,主就給我們成就。

 主說:「這些事我已經對你們說了,是要叫我的喜樂,存在你們心裡,並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。」主的喜樂能不能存在我們裡面,是要看我們能不能叫主喜樂。你若不愛主,不住在主裡面,主的話也不能住在你裡面,主給了你命令,你也不聽從,你想看,在你裡面的主能喜樂嗎?你若愛主,操練不斷的住在主裡面,讓主的話住在你裡面,你也住在祂愛裡,結果主的喜樂使你也有了滿足的喜樂。

 

   二、肢體彼此相愛

  「你們要彼此相愛,像我愛你們一樣;這就是我的命令。人為朋友捨命,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。你們若遵行我所吩咐的,就是我的朋友了。以後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,因僕人不知道主人所作的事;我乃稱你們為朋友,因我從我父所聽見的,已經都告訴你們了。不是你們揀選了我,是我揀選了你們,並且分派你們去結果子,叫你們的果子常存:使你們奉我的名,無論向父求甚麼,祂就賜給你們。我這樣吩咐你們,是要叫你們彼此相愛。」

 主耶穌在十三章對門徒說:「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,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。」(約十三34)在本章又再一次說:「你們要彼此相愛,」可想而知主是何等看重我們的彼此相愛。在初期教會,常聽見不信的人說:「看呀!他們是多麼相愛。」使徒約翰晚年常在講台上說:「小子們阿!你們要彼此相愛。」因為神就是愛,神的兒女既有同一生命,應當彼此相愛。可惜教會千餘年來的演變,已漸漸走了樣,末世的教會大多數已失去初期教會的愛心,傳道人彼此相輕,基督徒爭競嫉妒,所謂「同室操戈」,「兄弟鬩牆」,已是司空見慣。

馬丁路德時常如此問:「若兩隻羊在一窄橋上相遇,牠們要怎樣行呢?橋太窄,容不下兩隻羊通過;也容不得牠們轉身退後,牠們若抵觸相爭,更屬危險,勢必同墜水中,被水淹死。他們在那光景中,要怎樣行呢?若我們在那光景中,要怎樣行呢?羊知道怎樣行!其一要臥下讓其牠一隻,從牠身上踏過去,然後兩個都能平安的達到牠們的目的地。」這是眾人都熟悉的故事,馬丁路德卻將它述說多次,以勸勉我們為主的羊,也不要彼此相爭,乃要彼此相愛。加拉太書說:「你們要謹慎,若相咬相吞,只怕彼此消滅。」(加五15)

那麼我們如何彼此相愛呢?主說:「你們要彼此相愛,像我愛你們一樣。」主接著說:「人為朋友捨命,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。」這是主愛門徒最大的證據,過了幾小時,主所說的都成就了。雖是如此,在這幾章中,主明提祂愛門徒,只有這一次。主的愛,就是信徒彼此相愛的模範和標準。主說:「這就是我的命令。」愛是主命令的總綱,愛神的心,是在愛人上顯明的,這也是律法上最大的誡命。(太廿二3740)人若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,怎能愛沒有看見的神呢?

  「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,因僕人不知道主人所作的事,我乃稱你們為朋友,因我從父所聽見的,已經都告訴你們了。」祂的意思是,我向你們解說的事,乃是我從我父那裡聽見的。並且因為你們逐漸的明白我的事,你們就要成為我的朋友。主把門徒看作知己的朋友,祂這樣告訴門徒,目的是要門徒去結果子。

 「不是你們揀選了我,是我揀選了你們,並且分派你們去結果子,叫你們果子常存,使你們奉我的名,無論向父求甚麼,祂就賜給你們。」現在主把重要的放在首位,並把其祕訣擺在其後。祂揀選門徒,為要叫他們結果子;為此祂揀選門徒來祈求,並因此與神聯絡為一,結出豐滿的果子。祂再重複祂的命令,「是要叫你們彼此相愛」。

 

   三、世人逼迫信徒

 「世人若恨你們,你們知道恨你們以先,已經恨我了。你們若屬世界,世界必愛屬自己的。只因你們不屬世界,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,所以世界就恨你們。你們要記念我從前對你們所說的話,僕人不能大於主人。他們若逼迫了我,也要逼迫你們;若遵守了我的話,也要遵守你們的話。但他們因我的名,要向你們行這一切的事,因為他們不認識那差我來的。我若沒有來教訓他們,他們就沒有罪;但如今他們的罪無可推諉了。恨我的,也恨我的父。我若沒有在他們中間行過別人未曾行的事,他們就沒有罪;但如今連我與我的父,他們也看見也恨惡了。這要應驗他們律法上所寫的話,說:『他們無故的恨我。』」

 世界是恨主的,所以世界也恨屬乎主的人。世界不接受主的話,也不會接受我們的話。主既把我們從世界中揀選出來,要我們住在主裡面,結果子彰顯神自己,世界也必照樣恨我們,因為僕人不能大於主人。掃羅追殺大衛的事,有誰看了不心中氣憤呢?大衛為耶和華打了美好的仗,為掃羅除去了強橫的仇敵,使以色列國復興,掃羅卻天天尋索他的性命。這樣的事在屬世的國中是常有的。可是在教會中竟有這樣的現象,那就奇怪了!有些地位高、名望重的老「先知」,逼迫一些為主名熱心工作的青年。教會中興起有作為的青年,是愛主的信徒所當歡喜的,但這些老「先知」的眼睛昏花,看不分明,對神家有用的青年,不但不知愛惜,反而加以逼迫。

 「但我要從父那裡差保惠師來,就是從父出來真理的聖靈;祂來了,就要為我作見證。你們也要作見證,因為你們從起頭就與我同在。」紀福牧師有一天講道說:每個信徒都應該為主耶穌作見證。講道畢有一位窮苦婦女說:「我怎能出去為主作見證?我沒有受過教育,又沒有時間。」紀牧師問她說:「每日有人到你的家嗎?」她回答說:「有,每日總有幾個人來。」「送牛奶的人來嗎? 「他當然來的,每日早晨他必定來。」「送麵包的人來嗎?」「他也日日來。」「送肉的人來嗎?」「是,他也來。」紀牧師稍停一下,又說:「智慧的人,只要與他說一句就夠了。」那婦女無言可說,就回家去。

  當晚她睡在床上,回想牧師對她所說的話。她從未向人說過耶穌,從未領過一人歸主。她決志自明日起,向送牛奶的人著手。天未亮就起床,送牛奶的人來了,她很想與他說起耶穌,但她的舌頭好像受了捆綁一樣。送牛奶的人走了。忽然她叫聲說:「回來,我要與你講話。」送牛奶的人回來,她就問:「你認識耶穌為你的救主嗎?你是否一個基督徒。」送牛奶的人奇怪得很,幾乎把他的牛奶傾倒了,於是望著女人的面,憂憂愁愁的說:「你為何向我提起這個問題呢?我已經兩夜不能睡覺。為著我的罪,我如同背負重擔一樣。我仍不是基督徒。請幫助我,使我明白得救之路。」她只用數分鐘的時間,告訴送牛奶的人,主耶穌降世為罪人捨命流血;只要信祂便可得救。那送牛奶的人是她所引領信主的第一人。她繼續為主作見證,未過一年,共得七個人信主。她心裡充滿了喜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