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天天教導

  主耶穌在馬太福音說;「凡我所吩咐你們的,都教訓他們遵守。」(太廿八20)往昔天下去傳福音,使萬民作主門徒之外,還有「凡我所吩咐你們的,都教訓他們遵守。」前者對外傳福音,後者對內教導、栽培、並遵行主道。二者並行,才是真正完成主的大使命。所以只注重傳福音,而忽略教導人遵守主所吩咐的,只留意大使命的一半而已,這正是今日許多教會所忽視的。

  我們的主在世僅卅三年多,祂開頭傳道,年紀約有卅歲。(路三23)實際工作時間,只有三年多,而祂最主要的工作,就是在山上整夜禱告神,從門徒中間挑選十二個人,稱他們為使徒。帶著他們到高山、到曠野、到海邊、到農村、到漁港、到城鎮::教導他們、訓練他們,最後把重任託付了他們,主實在是一位好老師。

  「耶穌天天在殿裡教訓人,祭司長、和文士,與百姓的尊長,都想要殺祂;但尋不出法子來,因為百姓都側耳聽祂。」雖然眾人都希奇主的教訓,側耳聽祂,他們卻未必得了救,祭司長和文士雖然想要殺耶穌,祂還天天在殿裡教訓人,可見主有非常的勇敢,敬重祂的職分。

耶穌的一言一行、一舉一動、生活工作、行事為人,都產主影響巨大和深遠的教導作用。祂不但以比喻教導,並且以身作則,祂本身就是極其有效的教導,十分具體和實在,並叫人信服和遵行。

  1. 喻教:好撒瑪利亞人比喻,(路十30~37)主用當時當地的事實來教訓自以為義的律法師,用他看不起的撒瑪利亞人作比喻中的好鄰舍榜樣。說明三種人生觀:1強盜(你的就是我的)2祭司(我的就是我的)3好鄰舍(我的就是你的)。
  2. 言教:情詞迫切的直求,(路十一5~13)耶穌教導門徒隨時隨地,自由自在到天父面前禱告。不必有固定的時間、地點、形式,只要有沉重的負擔,才會有迫切的祈求。祂不給,我們就不停止禱告。
  3. 身教:選擇上好的福分,(路十38~42)耶穌喜愛馬利亞,也喜愛馬大,祂沒有因馬大忙碌而責備她,只是提醒她,在忙碌中不可忽略親近主,因祂注重靈修生活。

本章的重點為「只因人多,身量又矮。」耶穌進了耶利哥,撒該要看看耶穌是怎樣的人,只因人多,他的身量又矮,所以不得看見。人多表示環境的攔阻,那天耶利哥人都山去看耶穌。身量又矮表示本身又有缺欠,不夠神定的標準。故不能看見耶穌,但撒該有他的長處,就是絕不向環境屈服,他既想看耶穌,就非要看見不可。他的成功就是因為他有決心,肯克服環境。

耶利哥大路旁站滿了人,使他看不見耶穌,他就想了一個好辦法。「就跑到前頭,爬上桑樹。」爬上桑樹,僅四個字,但做起來真不易,他竟克服了一切困難。很多人要見耶穌是湊熱鬧,只有撒該一個人,他切心要看耶穌,他將心完全放在耶穌身上,因此,他終於看見了。

    一、稅吏撒該得救

  少年的官是一個憂愁的財主,而撒該這個稅吏長,卻是一個喜樂的財主。稅吏在當時猶太人眼中看來等於「奸細」,代替羅馬政府,勒索本國的人民。稅吏已經夠壞,何況稅吏之酋?眾人都說他是罪人。(路十九7)撒該得救,給我們看見罪大惡極的人可以得救。

  撒該從來沒有看見過耶穌,所以那一天他聽說耶穌已經進了耶利哥城,他就想趁這個機會看看耶穌,看看耶穌到底是個怎樣的人。他為甚麼要看看耶穌呢?因為他裡面有一個需要。雖然他是一個財主,要喫甚麼就喫甚麼,要穿甚麼就穿甚麼,但是他裡面有一個需要,不是錢所能滿足的,他裡面沒有安息,他要看看耶穌,因他需要耶穌。

  撒該要看耶穌,但有三種障礙:1.撒該是個矮子,他到了耶穌必經的路旁,兩邊人山人海的群眾,擠得水洩不通,因著身量矮,站在「人牆」的後面,毫無希望目睹耶穌的面目。平常人叫他矮子,他很不高興,今日要看耶穌,自己方知道實在身量矮小。2.其次撒該是個稅吏,照著猶太人的眼光,和聖經屢次記載,稅吏與罪人同類。撒該是稅吏長,可以代表罪人的首領。3.撒該是個財主,他是捫著良心,訛詐百姓,投入私囊,人人不齒。

  耶穌到了那裡,抬頭一看,對他說:「撒該,快下來,今天我必住在你家裡。他就急忙下來,歡歡喜喜的接待耶穌。」撒該因為身矮,就爬上桑樹來看主耶穌;但是主卻抬頭先看他。這一個叫作福音。是主耶穌看撒該,是主耶穌叫撒該,是主耶穌招呼撒該快下來,是主耶穌要到撒該的家裡去住。這一個就是基督教的福音。

  「林不」,福建安溪人,一位陸海大盜,嘍卒甚多。後因政府搜捕,逃往廈門。一日,路過禮拜堂,忽覺後面有人跟蹤,疑是警察,慌張溜進禮拜堂,混在會眾中間,佯裝聽道,心裡忐忑不安。忽然牧師用手指他所坐的地方,聲色俱厲說:「罪人呀!你要悔改。」他的心裡一怔,以為牧師知道他是大盜,暗暗走到牧師不易看到的門角去坐。牧師又指向門角說:「有罪的人呀!不必逃走,無論藏在甚麼地方,神都看見你。」他的心裡更感不安。低頭彎腰,偷偷又換一個地方。但是牧師又是直指他的地方說:「兩個強盜,同時和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,一位沒有悔改,永遠沉淪;一位悔改,就和耶穌同進樂園,你也應該立刻悔改。」林不感覺扎心,立即悔改,接受救主。

「撒該站著,對主說:主阿,!把所有的一半給窮人:我若訛詐了誰,就還他四倍。耶穌說:今天救恩到了這家,因為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。人子來,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。」撒該遇見主耶穌以後,他就心滿意足,他甚麼都不要了。雖然他是愛錢如命,一毛不拔的人,但他得著主耶穌以後,他能把他所有的一半給窮人,還不止,他若訛詐了誰,他要去還他四倍。就是說他若訛詐了人一千元,他現在還四千元。這樣一來,一個富有的撒該,變成了一個貧窮的基督徒,但他卻充滿了喜樂。主耶穌說:「今天救恩到了這家。」救恩就是主耶穌,你接待祂救恩就到了你家。

    二、交銀十僕比喻

  在主耶穌所講的比喻中,有三個是關於分派金錢的。第一個見馬太福音二十章。有一個葡萄園主,僱用工人,講定每人每天一錢銀子。有些在清晨進去園裡作工。有些在巳初(上午九時)進去。有些在午正進去。有些在申初(下午三時)進去。有些在酉初(下午五時)進去。到了晚上,主人分派工錢,人人都得一錢銀子。先來作工的就埋怨主人。主人說,「朋友,我不虧負你。你與我講定的,不是一錢銀子麼?我給那後來的和你一樣,這是我願意的。….這樣,那後來的將要在前,在前的將要在後了。」(這是指猶太人先進,外邦人後進,結果同樣得救。)(太廿1~16)

  第二個見馬太福音廿五章。有一個人要往外國去,把家業交給僕人,按著各人的才幹分給他們銀子。 一個給了五千,一個給了二千,一個給了一千。主人回來時,與他們算賬。那領五千的,又賺了五千。主人稱他為良善忠心,請他進來享受主人的快樂。那領二千的,又賺了二千。主人同樣稱讚和獎賞他。那領一千的,把錢埋藏起來,全然沒有出息。主人就責罵他為又惡又懶的僕人,並且把他所有的那一千,強奪過來,交給那有一萬的。主人又說,「凡有的,還要加給他,叫他有餘。沒有的,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。」於是這懶惰的僕人,被丟出去,在外面哀哭切齒了。(太廿五14~30)

  第三個就是本章所記載的。這三個比喻,主在不同的時間和不同的地點所述說的,不能一概而論。其中的意義大不相同。第一個比喻,不同給而得同酬。第二個比喻,不同給而不同酬。而第三個比喻,雖同給而不同酬。第一個比喻,注重主的恩典。第二個比喻注重主的交託。第三個比喻注重主的試驗。十個僕人,表示全體的信徒。

  這個比喻是說,有一個貴冑往遠方去,要得國回來,便叫了他的十個僕人來,交給他們相等的數目去做生意,待回來時交賬。當他回來的時候,吩咐僕人來,要知道他們各賺了多少,有的一錠銀子賺了十錠,有的一錠銀子賺了五錠,有的卻把銀子包起來,沒有賺什麼。人得重主,在神面前蒙恩原是一樣,救恩是平等的。越為主工作,就越有力量。

  有個物理定律:「用則長,不用則消」,例如有種盲目魚,初非盲的,因久居深淵,雙眼不需用,漸次就瞎了眼睛,犯了不用則消之定律。用話語服事的傳道人,為何比較多熟識聖經?因為他們要教導和傳講聖經,就是實踐了用則長之定律。

我們看見主來的時候,國度將要顯現。祂的權柄首先彰顯在祂對付祂的僕人這事上。祂將對第一個僕人說,「你的一錠銀子已經賺了十錠….可以有權柄管十座城。」於是獎賞他,給他更多的責任。祂給那個賺五錠銀子的僕人五座城,讓他管理。至於那個一文未賺的僕人,祂將他僅有的一錠銀子也拿走。保羅說:「因為我們眾人必要在基督台前顯露出來,」我們的工作要受審判。「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。」我們的工作要受火的試驗。

    三、耶穌騎驢進京

  將近伯法其和伯大尼,在一座山名叫橄欖山那裡;就打發兩個門徒,說:「你們往對面村子裡去;進去的時候,必看見一匹驢駒拴在那裡,是從來沒有人騎過的。可以解開牽來。若有人問為甚麼解牠,你們就說:『主要用牠。』」打發的人去了,所遇見的,正如耶穌所說的。他們解驢駒的時候,主人問他們說:「解驢駒作甚麼?」他們說:「主要用牠。」他們牽到耶穌那裡,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,扶著耶穌騎上。走的時候,眾人把衣服鋪在路上。將近耶路撒冷,正下橄欖山的時候,眾門徒因所見過的一切異能,都歡樂起來,大聲讚美神,說:「奉主名來的王,是應當稱頌的;在天上有和平,在至高之處有榮光。」眾人中有幾個法利賽人對耶穌說:「夫子,責備的門徒罷。」耶穌說:「我告訴你們,若是他們閉口不說,這些石頭必要呼叫起來。」

  主耶穌末次上耶路撒冷,騎著驢駒,是四福音書所共同記載的。(太廿一1~11、可十一1~11、路十九29~44、約十二12~19)主在這裡不用馬而用驢,很希奇!大陸北方有一句打油詩說:「見人騎馬我騎驢。」那是因為那個人沒有馬,祇好退而求其次來騎驢子。人都願意追求體面,為的是自己的顏面光采,而主耶穌反而找一個不體面的驢駒。因為驢駒是軟弱的,驢不如馬跑得快,也不如馬能跑得遠,馬可以跑千里,百里,而驢卻不能!驢駒不但軟弱而且還有壞脾氣--倔強。主特別揀選那個倔強的,軟弱的,為要顯明主的恩典與大愛。

  有一位大提琴家,享譽很高,名叫巴加利利,他無論到那裡去演奏,總是座無虛席,老早好幾天前票已售完,好幾天以後的票子也沒有了,可以說是他不論到那裡去,那個演奏會一定是成功的。有一天他到某處演奏,演奏會一開始,他拿著提琴上台,大家鼓掌歡迎,真是熱烈不得了。當他正要拿起琴來演奏的時候,他發覺不對了,他原來的琴是一把非常名貴的琴,現在他手上所拿的卻是一把普通的琴,而且有一個地方是破的。

  他找不著自己的琴,原來是被人偷走了。他拿著調換普通的琴,並且還有一條裂縫。他向會眾說:我要向你們證明一件事實,音槳的美以及藝術的修養,並不在乎琴的好壞,而是在乎心靈的感受。於是他就拿起這把破琴,開始演奏。所奏出來的音調,是那麼的優美!那樣的動人!聽眾的心靈好像被帶到天上一般。因此大家相信他所說的話,不在乎器具,乃在乎是什麼人在操縱這器具。

「眾門徒….都歡樂起來,大聲讚美神,說;奉主名來的王,是應當稱頌的;在天上有和平,在至高之處有榮光。」眾人出來歡迎主耶穌,祂反而對著耶路撒冷哀哭說:「巴不得你在這日子,知道關係你平安的事….因為日子將到,你的仇敵必築起土壘,周圍環繞你,四面困住你。….因你不知道眷顧你的時候。」主不重視他們的歡迎,反而憐憫他們的罪孽。「耶穌進了殿,趕出裡頭作買賣的人,對他們說:經上說『我的殿,必作禱告的殿。』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。」